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笛声姚洋2019年的中国经济趋势与不确定性

发布时间:2020-09-15 19:11:19
姚洋:2019年的中国经济趋势与不确定性

本文根据姚洋教授3月20日在北京大学国发院两会解读报告会的演讲整理,已演讲者本人审阅。

2018年的政策影响不容轻视

要关注两会的讨论,首先需要梳理这几年我国经济的发展轨迹。

中国经济2012年以来增长速度一直在下降,2014、2015年降速比较明显,2016、2017年变得相对安稳,2017年增长率还有所回升,2018年情势急转,尤其是下半年,就业压力很大。国家统计局最后给出的增长数据是6.6%,但这不等于说我们的经济没有下滑。这就要好好理解造成经济下滑的缘由。2018年的经济下滑一个缘由是环保风暴,另一个缘由是去杠杆过猛。我这里侧重讲去杠杆。

2017年经济状况非常好,因此确定2018年工作任务时就把去杠杆作为主要工作,以控制系统性风险。从中国的杠杆率散布来看,企业部门比较高,尤其是国有企业,去杠杆是有必要的。但是,去杠杆太猛,去年上半年,三管齐下,政策之间也缺少调和,造成了下半年的经济下行。

财政部明确表示不再兜底地方的负债,而且放慢地方债的发放。好的结果是地方的债务扩大速度很快往下走,不好的结果是由于2017年情势好,地方上了很多项目,由于过于严格地去杠杆,很多项目断供,影响很大,尤其是很多项目都有民营企业参与的。央行本来也在缩表,但反应比是因为12306站并没有与公安系统联较快,5月份就开始扩表,但收效不好,主要是由于资管新规。资管新政是去杠杆里最利害的一项。

资管新规有三方面内容,一是表外资金要回到表内管理。之前银行即便有钱也不想在表内做,倒腾到表外去。尤其是小银行没那么多钱,就去大银行拆借,通过影子银行滚到表外,终究流入中小企业。资管新规一出来,不管大银行小银行,也不管表内表外业务,统统都要归到表内管理,要遭到资本充足率的限制。这确切能管控一定的金融风险,但负作用是大小银行的资金活动都被卡住了,影响了实体经济的活力。

2是银行的理财产品不能再按之前的套路做,银行要设立专门的理财子公司。这个方向是对的,老百姓到银行去买理财产品,会自然地理解为和存款差不多,一旦不能保本,乃至亏损,银行可能就不能不刚性兑付,增加了全部金融系统和社会稳定的风险。但是,银行和老百姓要做出这个转变,需要时间;在转型进程中,这导致了信誉的萎缩。

3是影子银行的金融创新原来有一些挺好,但几近一刀切地叫停。最重要的是,市场规模很大的助贷也停了,很多小贷公司、互联网金融公司都因此断流。

金融血脉一旦不顺畅,央行从心脏里打出再多的血也没用,没办法通过毛细血管进到实体经济,实体经济缺血,乃至干枯,经济下行的压力可想而知。

2019年货币与财政的关键点

两会上总理做工作报告时,泄漏出来的一个信号是今年的货币政策还是中性。我的理解是,货币发行还要保证一定的速度,比如每一年货币增长10-13%,低于这个水平经济增速就会下落。10-13%听起来很高了,但事实上很多钱都由于要回避监管而空转,钱到了银行表内,但表内业务不赚钱,就只能穿上一层层马甲,不停地向表外倒腾,左手倒右手,经过很多道手才能到达实体经济。中国经济一直有一个迷:中国货币存量增长速度这么快,为何没有通货膨胀?连股市都没涨起来,钱去哪儿了?我的理解是,好多钱都是在银行系统里空转,没有构成真正实用的钱。今后再弄大水漫灌的可能性越来越小,货币政策会转变为定向给中小银行发放贷款,让资金流入我们实体经济。但能不能如愿不好说。

财政方面,今年的发力更大一些。依照财政部的说法,一季度应当有将近四万多亿到达地方的手中,一部分是财政部提早给地方的转移支付,还有一部分是提早发放给地方的国债。2008、2009年4万亿投放,大家都还记忆犹新,如今一个季度下去4万亿,肯定会有效果,但效果大小要看我们的地方融资平台能不能转起来。

我们都不喜欢地方融资平台,由于它不够透明,到底举了多少债像一个黑箱。但考虑到中国现实的体制和经济发展需求,恐怕短时间内我们还离不开这样的平台。为何?由于我们就是以间接融资为主的体制,但是不管我们怎样去给银行施压,中小银行的钱仍然很少,大银行能借给民营企业的资金也很少,由于银行必须推敲风控问题,中小企业平均存活两年多一点儿,风险实在太高,打官司也要不回来。即使投放资金给上了范围的民营企业,也大多通过影子银行。资管新政以后,影子银行的范围大大着落,想通过现有银行为主导的金融系统给中小企业借钱更难了。现有制度安排下,只要银行保持基本的理性,就不会轻易给民营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大量借钱。那末,他们从哪儿去融资呢?我想来想去,地方融资平台在一定程度上发挥了第二金融的角色。天量资金投下去,钱在银行间转来转去以后,买入很多资管产品,资管产品的钱有一大部分其实最终流向了地方,因为地方终归要对经济发展负责,而且不能像美国底特律那样宣布破产,所以必须保证兑付。今年还加了一条:新官不能不理旧账。过去,新官可以赖掉旧账,现在不行了,这又会增加市场对地方融资的信心。利用地方融资平台把好的项目继续跑起来,这不失为一个好办法;我们不能对这个平台轻易地一刀切。

我带一名本科生做北大挑战杯的研究,研究基础设施投资对全要素生产率(TFP)的影响,结果很有意思:如果把基础设施投资从GDP里扣除,会发现我们的经济周期波动加大。这说明基础设施投资能在一定程度上熨平经济周期波动。不仅如此,加上基础设施投资计算出来的TFP和去掉基础设施投资算出来的TFP之间没多少差别,加上基础设施投资的TFP乃至略高一点。这说明基础设施投资没有下降致使效力着落,而且对稳定经济增长的作用还是至关重要的。

我并不是说大举投资是最好的办法,但在现有体制下暂时还没有找到更好的办法。固然,我们一定要避免地方和企业串通起来弄假破产,坑金融机构。一旦走过头,金融企业受伤以后更不愿意贷款,中国经济可能会进入一个死循环。

中美协议谈判是今年经济最大的不确定性

再看全年的经济增长态势。如果中美贸易谈判进展顺利,今年下半年经济会好转。这会有点像2016年。2015年像2018年,经济不好,股市崩盘,人民币大规模贬值。2016年年初做了小刺激,然后到年底经济全面复苏,房地产库存几近一夜之间全部消化掉,有些地方的房地产价格上升40%—60%。今年情形跟2016年有点像。固然,今年有一个很大的不确定性是我们和美国的贸易谈判。我推测特朗普总统本人非常愿意尽快签约,由于党已出来10几个候选人,下半年大选就要正式启动,他应当希望在此之前取得一个明确的成果,助力自己的选战,同时,他也不希望美国股市继续往下掉,要靠和我国的协议提振股市。

双方迟迟谈不拢,缘由1是美国要价太高,中国不容易答应。莱特希泽最近国会听政传递的信号是强调履行。与中国的协议一旦谈成要严格执行,每个月基层官员会面,每个季度中层官员会面,每半年他自己和刘鹤副总理会面。美国只要说不行,中国就要照着改,否则美国就启动25%的关税。这明显是中方不能接受的。2是中方对美方提出要求,安全审查不能超越正常边界。美国人之前举着自由贸易大旗到处打,中国不断开放市场,很多企业被美国企业吞并;今天我们反过来要吞并美国企业就不行,说是技术转让触及国家安全,而且,像华为这样的高科技企业不能进入美国市场。这明显不对等,中国要求对等的待遇通情达理,但这个诉求要得到美国认可也很难,由于美国有两个,一个是民选,另外一个是CIA、FBI等负责国家安全的影子,后面这个的权势很难撼动,它才是“美国利益”的守护者。3是共和党本身也有强硬派,主张干脆跟中国脱钩,这跟特朗普总统的想法有冲突,但强硬派的权势很大,特朗普总统要想连任,必须要有共和党人足够的支持。共和党强硬派怎样看待中美协议因此也很重要。

中美之间这些分歧能在未来3个月内解决最好,一旦拖到下半年,情况可能会变得更复杂,美国选战真正开始以后,特朗普总统的新战术谁都没法预测。固然,只要国内政策得当,中国经济下半年复苏依然是大概率事件。长虹智能HONPhone现已获得了代表时尚外观设计和创意独特鲜明的2012年十大时尚智能称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