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恭城少女流落邕城街头天网上求援好人相助返编制

发布时间:2020-11-18 00:19:17

恭城少女流落邕城街头9天 上求援好人相助返家

新桂-当代生活报陈玉璋 胡玲玲 见习廖海生一名来自广西恭城县的农村少女,自称因为受父亲责骂而离家出走来到南宁。在所带的钱被偷了之后,身无分文的她在南宁待了9天。无助的她在上发出求助信息,引起了很大的关注,很多友给予了真诚的帮助。本报接到读者报料后,迅速找到了这名少女,并与其家人取得联系。惊讶地发现,这名少女已经离家出走有一个多月了!5月27日,在本报的帮助下,这名少女搭上了回家的班车。 读者来电 请帮帮她吧5月25日,本报接到了读者谢先生的,他在里着急地说:“有1名16岁的少女,在上发出求助信息,称自己因为受到父亲的责骂而离家出走,来到南宁已经8天了,而“医疗教育资源配置会经受一定压力且是身无分文,迫切需要帮助!”谢先生还说,他在上看到求助信息后,就与这名少女取得了联系,并见了面,感觉不像是假的。谢先生表示,他是来南宁做生意的玉林人,要赶回玉林去,希望本报能够找到这名少女,给予帮助。在接到谢先生的后,根据他提供的一个QQ号和名“菲菲”,迅速在QQ上找到了“菲菲”。“菲菲”很快地就和聊上了。在聊的过程中,得知“菲菲”正在中华电影院旁的一个吧上。首次出走 友相助逛了半个广西将近中午的时候,找到了正在上的“菲菲”。站在面前的“菲菲”,个头很矮,皮肤较黑,满脸疲惫。据先前了解到的信息,“菲菲”今年16岁,但眼前的“菲菲”并不像是一个16岁的少女,她面对陌生人毫无羞涩感,显得十分的沉着。当说要带她去吃饭时,她点头表示答应。在饭馆里,“菲菲”吃饭吃得很快。吃完饭后,她告诉,她是恭城县平安乡桥头村人。从小她就不知道自己的母亲是谁,只要一提起母亲,父亲就会狠狠地打她。而且父亲还有个坏毛病,他经常喝醉酒,喝醉之后经常拿她出气,最狠的一次还将她吊起来打。当她渐渐长大后,父亲就很少打她了,但还是时不时的责骂她。在她成长的这几年当中,她先后拥有两个后妈。第一个后妈生下一个男孩之后就离开了父亲;今年4月底,又来了一个后妈,这个后妈对她很不友善,进家门没多久就将她的衣服扔到了门外。父亲不仅不帮她,还骂她,并且叫她滚出家门。于是,从4月26日起,她开始离家出走。她曾出走到防城港、北海、百色、隆林、平果、田阳、桂林等县市。其中,在百色、隆林分别待了4天时间,其余的地方待一天到两天。“菲菲”每去到一个地方,就通过“118168对对碰”这个栏目呼叫当地的“聊友”。对于“菲菲”,各地的“聊友”都给予了她真诚的帮助,有的给她提供住宿,有的给她提供食物,使得她仅用400多元钱就逛完了这几个地方,并顺利返回恭城县。二次出走 钱被偷光流落街头但是幸运并没有一直光顾她。5月18日,因为父亲的责骂,她一气之下再次离家出走,乘车来到南宁。在来南宁之前,她给在南宁的一个“友女”打了。对方一再强调可以帮她找工作。在来到南宁的车站后,“友女”接她去了一家旅馆。但令她料想不到的是,当她去洗澡时,“友女”竟然将她带的700元钱给偷走了,之后再也没出现过。第2天,已经身无分文的她开始流落街头。为了能吃上一顿饱饭,她想去找工作,但因没有身份证而碰壁。一个刚认识的人教会了她上,还给了点钱,于是,她开始在吧里流连,并在上向友求助。当“菲菲”在上发出求助信息后,得到了不少热心人的帮助,给本报打来的谢先生就是足球比赛其中的一位。谢先生是从玉林来南宁做生意的,他在上聊QQ时,一名名叫“菲菲”的友贴在上的求助信吸引了他。抱着看看真伪的心态,谢先生将“菲菲”加为了“好友”。通过上聊天,谢先生了解到,“菲菲”是因为不满父亲的责骂而离家出走的,到南宁后又被偷了钱,现在身上仅剩的一点钱已经不能维持生活。为了帮助“菲菲”,谢先生约见了她,并且资助了菲菲一些钱。但是,谢先生的资助毕竟是有限的,当谢先生离开南宁之后,“菲菲”又开始面临窘境。5月23日,就在“菲菲”最需要帮助的时候,萍水相逢的梁小姐成为了第二个帮助她的人。为了不让她在夜里睡大街,梁小姐主动将“菲菲”安顿在自己简陋的家里,并且借给她一套换洗的衣服,同时还给了一些钱给她。“菲菲”利用这些钱再次走入吧里,向友求助。苦心劝说 少女终同意回家5月26日下午,和“菲菲”的父亲取得联系,将“菲菲”出走到南宁的情况告诉了他。“菲菲”的父亲告诉,“菲菲”在清明节过后就离开了家,一直没回过家,直到给他打,才得知“菲菲”已经到了南宁。他表示,由于在“菲菲”很小的时候,她的母亲就与他离了婚。之后,他给“菲菲”找了一个继母,并生了一个弟弟,后来,这个继母也离开了。因为家在农村,家里的经济条件不好,现在,他要一个人挣钱养5个人,十分辛苦。自从前年“菲菲”从学校辍学后,就很不听话,他也没有什么办法。当表示要资助“菲菲”回家后,他一再表示感谢,并称要亲自到车站去接“菲菲”。5月27日,再次与“菲菲”取得联系,将本报要资助她回家的消息告诉了她。起初,她表示不想回恭城的家,而想回她叔叔在桂林的家。在多次苦心劝说下,她最终同意回恭城的家。下午4时45分,在本报一名女的陪同下,“菲菲”搭上了回恭城县的快班车,按照快班运行的时间,将近晚上11时才能到达恭城。当晚8时许,给“菲菲”的父亲打时,得知他已经在车站等候了。到底父女见面后会出现什么样的情景,请继续关注本报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