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一个是古灵精怪的狐妖

发布时间:2020-05-21 22:21:11
摘要:一个是古灵精怪的狐妖,一个是淳朴敦厚的道家弟子,他们的相遇是彼此生命中的意外,然而意外往往会擦出绚烂迷眼的火花,虽然短暂却在生命中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记。 一:下山
秋楚寒是仓芜山玄真派第八十六代掌门清胤座下弟子,自小便被清胤作为下一任掌门培养。经过数年来的道法熏陶,俨然已具备掌门人的资质和品德,然而从未曾踏出山门的他还缺乏一些历练。
近几年来,清胤越发觉得自己力不从心,他看着自己最得意的弟子,不经意地露出满意的微笑。可他也知道秋楚寒在与人相处之道上,还缺乏认识。秋楚寒太容易相信人,太循规蹈矩,太仁厚,这样反而易受人所制。
清胤终于下定决心,这一天他唤来秋楚寒,看着自己悉心栽培的孩子终于长大,他欣慰地露出微笑:“楚寒,为师相信你已经将该学的都学会了,所以,你是时候该出去历练一番,去看一看外面的世界。为师给你半年的时间,半年后回来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学到了什么。”
突闻时,秋楚寒愣了半晌才明白师父的意思,他暂将揣测压下,镇静地躬身叩拜师上:“弟子听命。”
第二天,秋楚寒收拾好包袱辞别了师父和师兄师弟们,第一次走下了仓芜山。
走到仓巫山脚下之时,已是临近正午。通往临近城里的岔路口搭起了座简陋的茅屋,茅屋前摆着几张桌子,几条板凳,稀稀落落地坐着几个人。
秋楚寒看了看那几个聚在一桌嘀嘀咕咕不知在说什么的少年,在他们临桌坐了下来。
眼尖的店家立刻站到了秋楚寒面前,堆着满脸的笑边用袖子擦桌子边问:“道长刚从山上下来?走得饿了吧,要来碗面尝尝不?我家的面味儿可好了,我保证您吃了一回想两回啊。”
秋楚寒看着热情的店家还没来得及露出礼貌的微笑,面前的店家就被一只纤瘦的手臂推到了一边。他抬头看向推开店家的那个少年,普通的宽袍大袖罩在少年纤细的骨架上显得过于宽松,而少年丝毫不在意自己装束的不便,笑眯眯地贴着他的身体坐下。
少年纤细的手臂攀上楚秋寒肩头,整个人软若无骨地靠在他身上,一双狭长的眼眸闪闪烁烁地看着他将唇送到他耳边,拖着甜腻腻的尾音说:“这位道长好眼生呢,不过长得还真是不错,看得人家好想亲一口呢!”
将自己发痒的耳朵从少年唇边挪开,秋楚寒皱着眉推开肩上的手,霍然起身:“我不想与你们为难,你们还是快些离去,不要打扰别人的好。”
然而,那少年只是不规不矩地翘起一条腿坐在板凳上,弹了弹手指偏头若有所思地看着他,似乎在想什么问题。
楚秋寒不经意看到少年露在袖外的半截手臂,看着那盈盈不及一握的手骨,他不由自主将指尖凝聚的真气散去。再看那少年一副不打算让位的样子,他干脆转身在另一张空桌旁坐下。
可他刚一落座,那少年的身体却又贴了过来:“这么说你看出我的真身了?”少年瞪着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看着他,仿佛发现了不可思议的事。
指尖飞快地虚空画出一张符咒点在少年腰间,秋楚寒起身坐在了少面对面的位置。看着少年维持着那个半倚半靠的姿势冲自己一个劲儿地皱眉瞪眼,还时不时地抽抽嘴角,秋楚寒的眼中不禁泛起一抹笑意,于是少年的瞳孔里烧起了一簇簇小火苗。
看到店家再次热情地走过来,秋楚寒抬头道:“店家,我要一碗素面。”
“哎,好咧,道长您稍等马上就好。”店家洋溢着热情的脸上透着红光,仿佛将渐凉的秋意驱散了,只听得边他往里走边喊,“婆娘,给道长做一碗素面!”
秋楚寒第一次体会到这样淳朴的民风,不禁又露出一抹满意的笑容,而他没有发现对面那个少年的眼神变得奇怪起来。
没一会儿,店家就端着一碗热腾腾的面出来了,秋楚寒起身接过;“谢谢。”
店家浓浓的眉毛下是一双笑眯了的眼,边用抹布擦着手边说:“道长客气了,快尝尝我家婆娘的手艺好不好,吃好了以后可要常来啊。”
“好。”秋楚寒点点头,表情庄重地拿起了筷子。他没有看到站在一旁的店家脸上笑意渐收,一双眼睛恢复了正常大小,看起来竟有点儿凶相。
就在秋楚寒夹着面往嘴里送的一瞬间,他对面的少年突然不见了,紧接着他手腕被一道红光击中,还夹着面的筷子和面一起撒了他一身。
秋楚寒立刻站起来手忙脚乱地将衣服上的面抖掉,然而下一刻却动作凝滞,随手掏出几锭碎银放在桌上眨眼间连人带包袱一起风一般的消失在店家眼前。
这时,店家的表情已经完全看不到一丝热情和笑容了,只剩下一张面无表情的脸。先前与那少年同桌的几个少年看着店家的一张黑脸偷笑到不行,一得意忘形就露出了几条毛茸茸的狐狸尾巴来。
店家一记冷眼横过来,手指着那几个少年破口大骂:“你们几个狐崽子,毛还没长齐也敢到处惹事生非,今儿坏了爷爷的好事儿你们说想怎么了?”
那几个少年忙作揖赔笑:“猪大哥别气别气,小心气坏了身子。”
眼看猪店家要发飙,其中一个少年眼睛一眯贼兮兮地趴到猪店家耳边,小小声道:“猪大哥消消气嘛,您看中了那小道士的淳厚修为,这我们大伙都明白的,咱们同为妖类又怎么会和您使绊子呢,今儿这事儿跟我们真没关系。都是钥午那小子不长眼,看那小道士长得还不错就想拿来逗一逗,我想他玩够了就会把人给您好好地送来的,您想要的东西凭他的修为还是动不到的,您说是吧?”
猪店家瞪着眼睛等他说完,恶狠狠地看着那少年邪气的脸道:“爷爷从不欺负小辈儿,今儿不跟你们几个计较,但是钥午那小子要是不把人送来,爷爷要他好看!”
那少年立马赔笑:“那是那是,我一定把话带到。”
猪店家横了他一眼转身进屋去了,那一脸邪气的少年神秘地笑了笑,带着同伴悄悄地蹲在墙根儿听屋里的动静。
不多时,里面就传来一阵压抑的猪嚎声,听那声音就知道被母猪揍一定很痛,于是几个少年捂着嘴偷笑了一阵后就赶紧溜走了。

二:狐精
钥午是一只刚修炼成人形没多久的火狐,自小便野惯了,于是向来目中无人,别人说做不得的事他偏要去做,久而久之讨厌他的同类越来越多,知道他这个脾气的也越来越多。
一次,大家打赌谁能从那些总是跟他们作对的的道士身上偷得一样东西,就让谁做老大,钥午于是很自然地接下了这个挑战,可他想不到的是就因为这个赌他从此惹上了一个大麻烦。
“我说你这个臭道士,我做我的妖做得好好的,你不专心修你的道,老追着我干嘛?”钥午蹲在一棵高高的树杈子上很是苦恼地看着树下的人,身上的衣服早已是破破烂烂,可想而知这几天被追得有多惨。
树下,秋楚寒仰头默默无言地看着他,右手食指与中指间夹着一张黄灿灿的符纸,颇有些威胁的意味。直看的钥午越来越心虚,可怜兮兮地摸着被树枝刮破的袖子把自己缩成更小的一团。
秋楚寒的目光一动,落在少年纤细的手骨上,再看那张委屈的脸,心中生出几许不忍,犹豫片刻后收起了符纸。
“请把在下的东西还回来,在下保证不会为难于你。”
钥午低头看着他,这是秋楚寒这些天唯一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像这辈子就只学会了这么一句话似得,而他每次都能那么平静地说出来,一点也看不出丢了东西的紧张劲儿,却真的是对自己做到了穷追不舍。这人,真没意思。
“臭道士,小爷问你一个问题可好?”
“请问。”
“欠了人情就要还,是也不是?”
“是。”
“那我救了你一命,拿你点儿东西作为回报,对也不对?”
听了他的话,秋楚寒面无表情地看了他半晌才道,“你何时曾救过我的命?”
钥午懊恼地用手扶额,做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指着他:“笨蛋,你个大笨蛋!你明知道那个卖面的是猪妖怎么还敢去吃他的面,你不知道他们想吃了你吗?”
秋楚寒皱眉:“我没看出来。”
听了他的话钥午差点从树上掉下来,瞪着眼睛问:“你没看出来他是猪妖?怎么可能,你都看出小爷的真身了怎么可能看不出那头猪?”
秋楚寒对他用词的不雅感到不赞同,却也不想跟他多说,只是把目光偏移了一点,淡淡地回道:“并不是没有看出他的真身,只是没看出他想杀我。”
“所以说你笨。”钥午不客气的骂道,“现在我们妖族与你们修道的表面上的确是井水不犯河水,但是一心求成不择手段的多得是,像你这样笨却有这么好修为的小道士,刚刚好就是那天上掉下来的馅儿饼,谁不想捡来吃?”
秋楚寒听了没什么反应,只是看着他半天没说话,惹得钥午又是一通骂,骂过之后又问:“我看你也不是那么宝贝那东西,就算送给我了不行吗?”
“不行。”秋楚寒果断地回绝,“至于回报,其他的都可以考虑,只有这个不可以。”
钥午火了,噌地一声站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忽然又邪恶地笑了起来:“可小爷偏偏就只想要这个,你越是想拿回去小爷越是不给你,你要是想恩将仇报欺负我,小爷奉陪。”
秋楚寒手里的符咒被那句“恩将仇报”压得硬生生塞了回去,看着那只动作敏捷的狐妖眨眼间又窜出了老远,一阵无奈后只能御剑追去,那东西……不可以丢的。

三:纠缠
这个叫做秋楚寒的人钥午以前也曾听过,原本他还以为会是个多么聪明绝顶的人才能够得到清胤老道的喜爱,年纪轻轻就被定为了接班人,却没想到是这么一个笨蛋。秋楚寒实在是对妖类没什么警惕心,差点被吃了不说,还就这么被自己牵着鼻子走了,想想都觉得堪忧,堪忧。
在过去的四十七天里,钥午无时无刻不想甩掉这个人,因为他实在是太无趣,太太太无趣了。
之前偷得那套衣服虽说大了些,可到底还能穿,穿上以后也觉得自己有了那么些人气儿,还挺喜欢的。谁知道才穿上一天就遇上了这个人,只不过是偷了他一块破玉就被他追了好久好久,那件衣服早就破的不能再破。
有一次钥午受不了想脱了那身破衣烂衫,但是才一脱下来就马上穿回去了。他第一次觉得在一个人面前不穿衣服……怎么就那么不自在,不自在得他想挖个洞钻进去。
于是,他只好继续穿着那件破的不能再破的衣服到处跑,秋楚寒也就穿着那件一个多月没换,已经从白色变成土色的玄真弟子服跟在后面没日没夜地追。
而在被这个人玩儿命似地追到第四十八天的时候,贼滑头的小狐精突然想开了。
“喂,臭道士,既然你这么迷恋我,我就考虑下这辈子跟你作伴儿吧。”钥午翘着二郎腿坐在树上,嘴里咬着一根草低头坏笑地看着树下的人。
秋楚寒看了他一眼,从包袱里拿出一套衣服扔给他:“衣不蔽体,成何体统。”
钥午随手接住看了看,发现竟是和秋楚寒身上那套一模一样,再看看秋楚寒身上那件,不禁笑出了声:“你自己都那么脏了还好意思说我?”
秋楚寒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皱了皱眉,然后看着钥午露出了很无奈表情,道:“把东西还给我,你想要其他的我一定尽力办到。”
“喔?”钥午眼睛闪啊闪的,突然从树上跳下来刚好趴在秋楚寒肩上认真地问,“你说真的?”
秋楚寒只觉肩上一重,耳边就有什么凑了过来,痒痒的暖暖的弄得脸上莫名其妙地开始发热。他向另一边侧了侧脸,目光也移向别处,有些浮躁地点头应:“恩,真的。”
“那好。”钥午高兴地放开他,在身上东摸摸西摸摸摸出一块巴掌大小的玉牌来,随手丢给了秋楚寒,“小爷信你。”
秋楚寒接住那块玉牌,看了看便收了起来,道:“那么,你可以告诉我你想要什么。”
钥午眨眨眼,笑眯眯地蹭过去,秋楚寒终于警惕地退后了一步,可是钥午立马就又蹭了上来:“我要你保护我,从现在开始,以后都不能不管我。”
秋楚寒愣了愣:“修道之人能与妖类一同生活吗?”
钥午撇撇嘴:“你这些天不是都跟我这只妖一起生活过来了吗?”
秋楚寒犹豫了……这种事可是从来没有先例的,若真答应了以后自己会怎样事小,要是给师门带来什么麻烦自己可就是大逆不道了。
钥午看他犹豫的样子,眼珠一转便想到了对策,假装生气地扭头抱怨:“小爷是妖没错,可小爷救过你的命也是事实,修道之人难道就可以知恩不报吗?你可知如果你不保护我,那只猪妖就会来找我的麻烦?我从他的毒面下救了你他可是一直记恨着我呢,我修为没他高,可打不过他。”
秋楚寒看着他,目光从他那稚嫩无辜的脸上看到瘦弱的只有骨头的身上,心里承认放他一个人去面对那恶毒的猪妖自己确实也不放心。他也的确是为了救自己才得罪的猪妖,那么……自己保护他于情于理都是必须的,若是不管他,让他出了什么事,自己恐怕也会愧疚一辈子的。想了又想,他终于决定:“好,我答应你。”
可是,听到他答应了钥午反倒是愣了愣,他还以为又要死缠烂打一番才成,真的没想到秋楚寒竟然这么容易就答应了,这个秋楚寒……真是笨。因为欠了一个人情即便是被偷了东西也只是追,从不出手对他怎样。又因为那个人情就答应要永远保护一只妖,不在乎会被同道如何看待。这个人,还真不是一般的笨呢。
“好,那你可要记着答应我的,无论如何都不能食言哦。”
“恩。”

共 72 6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人妖殊途,终究是爱了又如何,只能留在记忆深处,经年后,伴着自己慢慢终老,而后逝去。一篇玄幻小说,故事虽简单,奈何情之一字了得。秋楚寒奉师命下山历练,不想刚到山角下,便被猪妖盯上,差一点儿吃了有毒的面,幸亏有火狐妖钥午相救。而钥午却因偷了秋楚寒的玉牌一直被秋楚寒纠缠,无法脱身。因火狐钥午救秋楚寒,猪妖不会放过钥午,钥午便要秋楚寒保护他,秋楚寒答应后,他将玉牌还给了秋楚寒,从此追随秋楚寒左右。钥午毕竟是顽皮的,他在前面闯祸,秋楚寒跟在后来处理,久而久之,两人变得形影不离。一天秋楚寒接到掌门清胤召唤,要送钥午离开,钥午不愿意,便在钥午的央求下,他带钥午来到玄真派。可是缘份总是有定数的,不管你如何强求,那份缘到了,便会了了。钥午、秋楚寒的缘也只有一百二十二天,这一天到了,缘便尽了。在秋水寒接替掌门的那一刻,缘结束了,钥午无奈离开。钥午走了,也带走了秋楚寒的心,将美好的回忆留给了他,钥午的背影终是折磨了他八十七年,直到他离开这多情的人世。钥午呢,他毕竟是妖,也许偶尔会想起曾经的秋楚寒,却终是只能随风,连半点记忆也无痕了。一篇小说,一只妖,一个人,演绎了一场爱的错遇。好文欣赏,问好作者!【编辑:竹儿】【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5010511】
1 楼 文友: 2015-01-04 21:51:28 问好作者,一段爱,一生情,
终是人妖不能两全,
爱了又如何,
只能留在记忆深处,
陪伴自己终老。
很美的小说,
祝写作愉快! 以文艺的情怀,书写安静的文字!
回复1 楼 文友: 2015-01-04 21:56: 5 感谢编编的精心点评,也祝编编工作顺利,心情愉快~~~进口原研他达拉非效果怎样
上海远大心胸医院张大东
老年性关节炎怎么治疗好
景德镇治疗白癜风医院
榆林白癜病医院
黑龙江治疗白癫风医院
随州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安顺治疗白癜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