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神武禹鼎 第059章 破剑,破阵

发布时间:2019-09-25 14:34:38

神武禹鼎 第059章 破剑,破阵

犹龙起,金光闪,赤红如影附形。

刹那间,无尽的红影与金芒淹没白苍,声势惊人。

虚空抖动,雪地摇颤。

炽火使的第三剑“妖娆之剑”如赤龙出渊

神武禹鼎  第059章 破剑,破阵

,狂潮裂岸般往封弋汹涌过去,尽显先天妖灵之威。

这是一种天龙横空、无迹可循的滔天力量,绝对是必杀一击,实乃罕见的杀生圣术。

破空声由远而近,一丈变一尺。

面对如此近距离的杀伐奇招,面对如此强悍绝伦的妖异攻势,在此危急存亡时刻,封弋心里闪过无数念头,但最终还是选择幻化生成念气罩。

这是最后的防守绝招,也是最后的生命屏障。

“砰!”

雪地塌陷,苍穹掀翻。

气劲卷起百丈风雪,弥漫了这方领域天地。

金龙剑芒洞穿了绿色透明的念气罩。

在半步从化境面前,中级符印念师的封弋绝对是弱者。

这就是实力!

封弋站直虎躯,看似全无伤痕,其实头晕眼花,脑海更是嗡嗡作响,眼耳口鼻全渗出血丝,形相凄厉之极。

炽火使喷出一小口鲜血,眼中掠过浓烈的仇恨和杀机,怒吼道:“封弋,本使要斩杀你千百遍,去死吧!”

封弋双目生威,微微一笑,满脸的鲜血丝毫不影响那阳光般的温暖和魅力,道:“炽火使难道技止此矣?你是不是得意太早了?未到最后,谁可知胜负。”

炽火使知道封弋表面虽是一副镇定从容的神情,实则已然濒临油尽灯枯,冷笑一声,手中犹龙剑遥指封弋,暴喝道:“我看你还能硬撼到几时?受死吧!”说着猛虎出柙上往前标出,犹龙剑大巧若拙地笔直猛攻过来。

金光乍闪。

这一剑没有任何技巧,没有任何玄力。

这一剑就是很平常的直刺。

在这危殆之势丝毫未解的生死存亡之刻,封弋却看都未看那一剑,反而仰头将目光投向了这片领域的苍空。

苍空不知不觉中已然发生了变化。

以黑白太极图为中心的无尽黑雾随着春风消散了,接着四周全是白苍的雪山、冰林也都不见了。

也就是说,冬之冰雪幻境消失不见了。

也就是说,魔宫四象阵被破解了!

乌巢学堂的原貌渐渐实景呈现,土墙、木楼、学堂、操场……是那么的质朴,又是那么的纯真。

封弋神态镇静,再次笑了起来,露出两排雪白整齐的牙齿,自有一种豪雄洒逸、风度不凡的气质。

炽火使见到封弋的神情霍然一惊,登时也觉察到了周围环境的变化。

他们二人已身入实景当中,皆在操场,相隔一丈的距离。

他知道封弋在拖住自己的时候,其他人已经拿走了降龙杖,破了魔宫四象阵。

可恶!

炽火使很不甘心,非常恼火。

在他的计划当中,原本是要速战速决干掉封弋,然后再去杀了其他入阵之人,可是没想到封弋并不那么容易对付。

他还是低估了封弋的实力,刚才就有些轻敌了。

劲风骤起,破空尖啸。

就在炽火使手中犹龙剑停滞的那一刹那间,蓦地感到有两股截然不同的强大气劲侵袭,似要笼罩自己。

左前方是另一柄犹龙剑,如青龙出海,挟起千堆雪、万丈浪。

右前方则是一道天凤真火,如丹凤朝阳,

正是生得轩昂灵秀的上官不破和巧俏稚雅的赵无忧,分由两侧杀至。

锋寒已至。

炽火使不敢大意,猛提一口真气,疾速闪退。

短兵相接。

一连串兵器交击声如爆竹般炸响过后,炽火使直冲土楼高空,再凌空一个倒翻,鬼魅般的红影逃遁开去。

空中远远传来一句话:“封弋,青山不改,绿水常流,咱们后会有期。”语调里隐隐含着愤慨与无奈。

赵无忧与上官不破却都是跄踉跌退,齐齐呼出一口气,刚才真是好险啊。

若不是他们及时拿到降龙杖破了阵法,刚才只能为封弋收尸了。

见大势已定,卓立一旁的封弋这才简单擦试一下眼、鼻、口的鲜血,星目凝注于战场上,甚是心慰地看着他们二人,微笑道:“你二人的联手合击,真是不同凡响啊。”

赵无忧惊魂甫定,疾步上前扶住封弋,道:“先生,你莫要夸奖我们,若不是你重创了炽火使,我们岂能轻易打败他?先生,刚才都吓死无忧了,你的内伤有没有事?”

封弋洒然一笑,道:“托福,还死不了。”

赵无忧以异乎寻常的语气微嗔道:“就你爱逞能。”

上官不破向封弋颔首点头,满含崇高的敬意,一切尽在不言中。

封弋报以微笑回礼。

“封先生,你还好吧了?”蓝沫的声音倏地在三人的背后响起。

三人转过身去,只见蓝沫扶着受伤的秦本真从学堂里走了出来。

上官不破欢喜地迎了上去,道:“师姐,秦师兄!”

封弋瞧着秦本真的眼睛,感到一丝惊异,奇道:“秦兄的眼睛……?”

秦本真抱拳行礼之后,毫无光彩的眼神变得深邃无尽,像是回到过去某一遥远的时间片段去,平静地道:“入冬之幻境时,遭到冰光袭击导致雪盲,便看不见了东西了。哦,非常感谢封先生解我蜀山之围。若你知道来迟一步我会遭到什么惨事,当会知悉我心中对你是如何感激。”

他虽然眼睛看不见了,但还能活着,已是幸运的。

封弋不太会交际,简单地道:“客气了。”

上官不破道:“古贲师兄呢?”

秦本真黯然道:“古师弟在秋之黑肃戈壁,为了救我,死在了邪教炽火使的剑下。”

上官不破想说话,却不知道说什么,忽地哽咽起来,泪水不受控制地夺眶而出。

众人从冬之冰雪幻境已然体验到魔宫四象的恐怖与绝望。

大战终告一段落。

当下,众人回归巢氏祠堂。

大师兄涂金群在蔺小萩的照顾下,已经清醒过来。

久违的笑声终于在祠堂响起。

……

众人午休之际,蓝沫拿出针盒,取出银针,在秦本真眼上“阳白穴”,眼旁“睛明穴”,眼下“承泣穴”三处穴逐一刺过。

但是,效果并不好。

秦本真依然还是看不见。

蓝沫的心忐忑起来,转头求助似地看向封弋,不好意思地道:“封先生,这……”

其实,她天资聪慧,悟性颇高,早在一年前便已得裴浅妆的真传,在天下间也算是一等一的医林强者。不知为何,在强大的封弋面前,她居然前所未有的变得极不自信,好像产生了依赖感。

“自信一点,你的针法没有问题。”封弋浅笑鼓励,悠然道:“秦兄之所以还不能立即恢复视力,只因为雪盲并非正常眼疾。用此针法,或许要五至七天方可痊愈。若想速效,除非现在……能够找到‘冰种黑瞳’,那么就一定能立竿见影。”

冰种黑瞳乃是火山溶岩迅速冷却而成,吸收的是最为纯净时期的日月精华,孕育的是天地间最为纯正的能量,透明如珠,形似黑瞳。

冰种黑瞳能改善运气、增进真气,是天下间最好的护身符和辟邪物之一。此外,还能怯除浊气、煞气,亦是天下间最好的神丹妙药之一。

众人闻言,无一幸免的垂头丧气。

冰种黑瞳,这种神物和鹦鹉海螺一样极其罕见,不可能说找到就找到的。

秦本真平静地道:“师妹,不用太着急,没事的,不就是五至七天吗?师兄还不至于连这几天都等不了。眼下最为紧急的事情,便是立破解龙血土,还村庄一片光明蓝天。”

上官不破长身而起,手持降龙杖道:“大师兄醒来之后,已经将破解龙血土的方法告诉师弟我了。我这就去破阵。”

赵无忧看到封弋的一个眼神,也盈盈而起,道:“我陪你去。”

上官不破道:“谢谢你,公主。真是辛苦你了。”

赵无忧道:“先生曾经说过,男女搭档,干活不累。”

话落,众人将目光全都集中到封弋身上。

封弋一阵尴尬,腼腆地露出阳光般的笑容。

好可爱。

蓝沫、赵无忧看得痴了。

在她们眼中,封弋就是一颗大救星,也是一个大英雄。

在座的每一个人,人人能独当一面,全属蜀山领袖级的人物,可是比之封弋的超凡手段和因之而来的魅力,都像是无形之中差了一截,使封弋如鹤之鸡群,在眼前危局之下更是直有擎天柱地之姿。

然而,在封弋眼中,赵无忧这个小灵精才是一员福将,今趟幸好有她同行。

天还是灰蒙蒙的阴色。

氛围还是有一些死寂般的压抑,天空不时有几只乌鸦飞过。

在多位村民的见证下,上官不破与赵无忧来到万劫泉。

上官不破瞧着汩汩外喷的红血泉水,眼中射出凛凛神光,将体内“太上感应”的纯正道门真气尽数灌注于降龙杖,暴喝一声道:“诛邪!”

降龙杖脱手而出,如飞龙在天从高空笔直插向泉井内的龙血土。

井泉激起百尺高浪。

“砰!”

降龙杖与龙血土短兵相接,仿若引发强烈地震。

地动山摇,泉水四溅。

在降龙杖高强的法力之下,龙血土终于宣告失效。

随着降龙杖的强势攻入,龙血土的法源解封、本体破碎,笼罩整个村庄的斗战阵纹失去依赖,也随之土崩瓦解、荡然无存。

灰烟消,黑云散,结界瞬间消失。

重见天日。

蓝天,白云,春风惹人醉,使人很难想像这四天来的暴风雨和黑暗。

地下河再次复活起来,远近相连,上下窜流,生生不息地将龙血煞气清洗、净化,还之润气弱水。

大概过了一柱香的时间,万劫泉的泉水恢复原貌,水涌若轮,清澈甘美。

于是,千秋木与万劫泉无声相融,水木清灵阵再次运转起来。

巢村村开始渐渐再现往日美丽的田园景像,村民喜极而泣。

封弋与蓝沫走出祠堂,感受着这一份来自不易的喜悦。

那久违的自然阳光与圣洁光辉,正照着他们的笑脸,今天他们的心情仿佛特别愉快。

如果再将被困在村东巢皇庙附近的孔尼等人也解救出来,那么就完美了。

他们还活着吗?

他们能救得出来吗?

郴州哪家医院治疗性病
郴州性病
郴州性病医院
郴州性病医院费用
郴州性病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